研究队伍 研究队伍

最小化 最大化

研究员:

 

         罗 非,课题组长

 

副研究员:

 

         王锦琰

 

助理研究员:

 

         王 宁

 

博士后:

 

         魏 潇

 

 

 

在读研究生:

 

孙亚斌,博士研究生

科学的美好,在于它是自由的事业。

                                              

研究方向:疼痛共情与情绪模仿

人是一切社会关系的总和。社会性是人类的本质属性,也是区别于动物的基本特征之一。人类社会性最典型的表现是合作、互助和利他行为,而产生这些行为的基础则是群体内的个体之间能够相互理解、分享情感和感受。我们将这种分享和理解他人情绪状态并输出帮助性行为的现象称为共情(empathy)。共情是人类在长期进化中形成的一种高级情感,对于种族繁衍和社会道德维系都至关重要。因此,研究共情产生的行为规律和社会意义、探索介导共情产生的外部机制(具身模仿)和内部机制(共享表征),对于我们认识人性的本质、倡导相互关爱以及推动社会道德水平都具有极为重要的意义。

情绪模仿被认为是介导共情的行为机制之一。在社会交互中,人类倾向于使自身行为或情绪与同伴一致,比如在看到他人悲伤时产生同样的悲伤情绪。模仿能够促进社会交互,增加人际连接和相互喜爱。越倾向于模仿他人,则对他人的关心越多。情绪模仿的社会意义即在于促进对对方意图的理解。从这一点上来说,情绪模仿与共情产生之间就建立了必然的联系。因此,情绪模仿是研究共情的兼具理论与现实意义的切入点。

 

王玉正,博士研究生

故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空乏其身,行拂乱其所为,所以动心忍性,曾益其所不能。

                                      

研究方向:冥想与注意

冥想(meditation),是一系列自我调控的方法,通过对注意和意识(awareness)的训练,来增加对心理加工过程的自主控制,进而提升心理幸福感,获得心理发展和/或培育特定的能力,例如平静、清明和专注。根据冥想的内容分为专注式冥想(Focused Attention, FA)和开放监控式冥想(Open Monitoring,OM)。冥想修行通常经过从FA向OM的转变过程。

在注意领域,人们通常会表现出来的注意缺陷,叫做注意瞬脱(attentional blink,AB)。注意瞬脱是指当两个目标呈现时间间隔很短(通常是200-500 ms)时,个体在正确报告第一个目标(Target 1, T1)后,再识别第二个目标(Target 2, T2)的能力降低,报告正确率下降,从而表现出短暂的注意缺失现象。例如高速路上两个迎面而来的广告牌,如果先后呈现时间都很短,那么在看清第一个广告的情况下,通常难以对第二个进行识别。目前注意瞬脱的理论主要是认为注意加工容量有限。当T2的呈现在时间上很接近T1时,它必须要等T1的第二阶段加工完成才能被编码/巩固进入工作记忆。这段期间T2的信息很容易被其他的干扰项目所影响而衰退。

我们根据冥想从FA向OM转变的发展过程,制定了连续4天,每天15分钟的冥想练习方案。研究发现冥想训练能够显著提升个体在注意瞬脱中对目标的识别率。并且表现出性别差异。男性被试表现更好。通过冥想调控注意的效果研究,一方面,可以更好地了解冥想调控注意的机制;另一方面,更更好的改善个体的注意品质。

 

林潇骁,博士研究生

科学家说狗也会做梦。那如果不能把梦变成现实,人和狗有什么分别?

                                                                

研究方向:精神源性疼痛

疼痛通常是伤害性刺激引起的"警报",它能帮助我们回避危险。但在精神源性疼痛(psychogenic  pain)中,个体忍受着持续的疼痛,却没有出现医学上可以检测到的损伤。这种情形下,传统的生理治疗手段对疼痛的缓解效果并不理想。

精神源性疼痛通常由心理因素引发,并且与情绪疾病(尤其是抑郁症)紧密联系。认知情绪偏向(cognitive-affective bias)是指个体的认知加工受情绪影响而产生的偏向性,我的研究从这一视角切入,旨在了解精神源性疼痛个体对躯体及情绪信息的认知加工机制。

这一研究取向结合行为学、电生理、自主神经反应等测量技术,能够帮助我们更好地理解心身疾病的心理机制,了解慢性痛与情绪疾病高度共病的原因,有针对性地制定心理干预方案,从而帮助更多的慢性疼痛患者摆脱痛苦。

 

范璐,博士研究生

初心不忘,方得始终!

                                                

研究方向:冥想(meditation),注意(attention),疼痛(pain)

冥想meditation,或者正念mindfulness近年来越来越受到心理学家的广泛关注,特别是冥想所带来的身心变化的机制,而许多研究发现用冥想干预疼痛有较好的效果,无论是慢性疼痛还是实验室诱发痛,而冥想镇痛的机制还不是很清楚。

疼痛包含感觉成分,情绪-动机成分和认知评价成分。这就决定了疼痛与认知功能之间有着密切的关系。大量的实验室研究和临床观察都发现疼痛会降低个体的认知功能,特别是注意功能。

我们通过脑电技术(EEG,ERP等)研究冥想通过注意调节疼痛的神经机制。研究中涉及疼痛,注意,冥想等的神经机制,主要依靠脑电的时程分析,研究包含无意识注意和有意识注意的神经过程及其与疼痛和冥想的关系。

 

宫文潇,博士研究生

抓住青春的尾巴,享受当下。

                                                          

 

王鑫,硕士研究生

成功=艰苦的劳动+正确的方法+少说空话。

                                                            

研究方向:

共情是指分享、理解其他个体情绪和感受的能力。疼痛、恐惧、喜悦、悲伤等多种情绪和感受都可以使个体间产生共情。

早期研究认为共情是人类独有的一种能力,但近年来越来越多的研究证实动物中也普遍存在共情的观念。我们以大鼠为研究对象,以疼痛作为引起共情的条件,构建大鼠共情模型,探究共情随着疼痛强度的变化规律。

自闭症、精神分裂症、躁郁症等精神障碍患者常伴随着异常的共情反应。我们希望利用动物模型来揭示共情的神经机制,为这些疾病的治疗提供理论基础。

 

叶雯,硕士研究生

科学需要人的全部生命。——巴甫洛夫

                                                  

研究方向:共情(Empathy)

共情是一种人类和动物都拥有的能力,这种能力使得某个个体拥有理解或者感知他人情绪状态的能力。

通过对实验动物的共情能力的研究,可以更好地了解共情的内在机制,并且在建立动物行为模型的基础上对于深层机制的研究。

动物的共情表现不如人类高级,特别是大鼠共情模型还研究得较少,一般通过情绪传染和恐惧学习进行的研究较多,而对于较高级的利他行为研究较少。情绪传染和恐惧学习对于共情的研究多是通过考察一只大鼠在负性条件下对于同伴的影响,是共情的初级水平。建立比利他行为更容易重复,并且比情绪传染更接近人类共情的模型是大鼠共情模型建立的关键。

深入对于动物模型的建立和探索,并且在该模型上对于动物共情所依赖的信息来源的感觉模态、脑机制、电生理研究和生化研究可以使人类对于共情有更好地理解,更加深入了解共情的机制和过程。

 

王强,硕士研究生,南方医科大学与中科院心理研究所联合培养学生

小小的医生,大大的梦想。

                                                

研究方向:帕金森病异动症慢性在体多通道神经电生理机制

帕金森病异动症(L-dopa-induced dyskinesia,LID),是帕金森病(PD)常见的、致残性服药晚期并发症。表现为长期服用左旋多巴制剂后肢体出现的不能自主控制的异常动作。一旦症状出现.则无法通过药物治疗得到显著的缓解,症状逐渐加重.可严重影响患者的日常生活能力。

慢性在体多通道可以记录清醒、自由活动的LID大鼠不同脑区单个神经元放电频率、放电模式以及局部场电位的变化,通过利用Matlab、Neuroexplorer神经信号处理软件,分析大鼠不同生理状态下皮层-基底节环路脑网络的神经电生理机制。

近年来,关于PD以及其并发症LID的在体神经电生理研究多由早期的急性状态下,利用玻璃微电极记录某核团单个细胞的放电频率、放电模式的变化,转化为利用金属电极,在体记录自由、清醒的实验动物局部场电位的功率谱密度、相干性、以及因果分析等变化。

在稳定的LID大鼠模型上,我们充分利用慢性在体多通道神经电生理技术,记录清醒、自由活动的PD以及LID大鼠不同脑区单细胞神经元活动以及局部场电位的变化,同时结合分子生物学实验技术,深入探讨PD以及LID大鼠经电生理机制。

 

戴扬慧,硕士研究生,浙江师范大学与中科院心理研究所联合培养学生

不忘初心,方得始终!

                                                        

研究方向:社会疼痛(Social Pain)

社会疼痛是指人们感觉自己被所渴望的社会关系排斥,亦或是被自己渴望与之建立的社会关系同伴或群体贬损,最终导致人际疏离而产生的痛苦体验。

尴尬是一种典型的社会疼痛,我们的研究以一种崭新的视角——旁观者的尴尬为主,以"替代尴尬"为典型范例,研究人们在社会交际过程中,观察到他人暴露在公共场合下,做出违背礼仪规则或者道德标准的事情,旁观者替当事人体验到了这种社会疼痛(尴尬情绪)。

替代尴尬主要分为两大类:共情性尴尬和代替性尴尬,共情性尴尬是主角(做出尴尬行为的人)和旁观者都能体验到尴尬情绪,例如:知名专家在台上演讲时,突然忘记了台词,专家即刻感到了尴尬,底下的听众也能体验到他的尴尬;代替性尴尬是指主角(做出尴尬行为的人)并没有意识到尴尬,而旁观者代替了主角的尴尬,例如:在参加晚会的宴席上,看到某位男士穿着西装革履非常正式,但仔细观察发现他的西装裤子拉链开了,他本人却毫不知情,此刻的观察者代替主角体验到尴尬情绪。

我们深入探究尴尬、替代尴尬为典型范例的社会疼痛,研究其概念、模型、脑神经机制,一方面可以丰富社会疼痛的研究范式,另一方面对深入了解社会疼痛、寻找缓解社会疼痛的方法具有重要意义,有利于人类身心的健康发展。

 

陈雅弘,硕士研究生

在这里,只有你想不到的,没有你做不到的!加入我们,让我们一起探索心理科学的大世界!